笔趣兔 > 言情总裁 > 玫瑰囚笼 > 分卷阅读8

见人把门带上,顾畔戳弄胸口这个脏小兔,大顾安三岁,他对这个兔子玩具的原本样子还有些印象,顾安小时候简直是个口水怪。指尖碰到收纳盒的盖,他有些脸热,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拿出其中一封信。

信纸被展开,率先出现的是书写时间和当天天气,顾畔匆匆一瞥,脸颊发烫,下巴抵着兔子玩具,开始读信。

“小安昨晚来找我睡觉。

他简直是耍赖精,我本来都睡着了,却被他吵醒。他说他睡不着,要跟我讲话,结果没聊几句,他就睡着了,他学会撒谎,是耍赖+撒谎精。

我反而睡不着,看他的脸,听爸妈说他在学校打架,是不是都喜欢打架?

……”

中间有大段的日常生活记录,顾畔匆匆略过,跳到最后一行:“我一整天都在想,小安为什么要找我睡觉啊?”心跳得飞快,“咚咚”的,顾畔把信折好放回信里。

其实很快,他就知道顾安为什么要找他睡觉,只是他没什么立场回应,因为一旦这样,他就是在勾引对他极好的养父母的亲生儿子。

把盖子合上,顾畔看向门,差不多该回来了吧?闭上眼睛前他想,既然勾引了蛇,就要一辈子都捏住它的七寸,信是不能给顾安看的,否则他的尾巴,会翘到天上去。

第19章番外二

孕七月的时候,顾畔身边多了一只阿拉斯加大灰桃,小马脸,有点憨傻劲儿。原主人是顾畔朋友,举家迁国外,于是来到顾畔身边,叫布丁。它在朋友家曾创下一天咬坏两扇门的拆家记录,靠着一招歪头笑脸杀,才苟活到今日,被顾畔领回家的第一天,就把衣柜半扇门咬烂,“洗劫”了里头的所有衬衫。

年末了,这个城市没有冬天,随便披件灰色外套,顾安一手牵着狗,一手牵着顾畔,饭后出去消食。布丁屁股上的毛最多,白绒绒的,像两簇大棉花,它才两岁,精力旺盛好动,在一棵棵中意的树旁撒尿,跑回顾安身边,邀宠。

顾畔孕肚十分明显了,见它跑过来,也摸摸它脑袋,俯身道:“布丁,布丁……”它“汪汪”应着,一个利落的转身,扬起毛茸茸的脑袋,目光锁定不远处的泰迪,冲出去吓人家。顾畔哑然失笑,见它跑远,绒绒的毛在夜风里飘起来,心里一片柔软。你说它是小坏蛋吧,它是,咬沙发咬门,可是又像人似的体贴,改了它原先随处睡觉的毛病,来家里两个月,从来没有绊过顾畔。

布丁跑得太远,顾安只好跟上去,把它抱起来,往顾畔这边走,训它:“你凶巴巴的。”布丁昨天才洗了澡,硕大的狗脑袋贴着顾安脸侧,不死心,朝那只受了惊吓的泰迪又了吠两声。小区附近有个公园,大片的青绿草地,每晚都有许多人在这儿遛狗,他们常去的也是这儿。飞蛾和小虫喜灯光,顾畔坐在灯下长凳,看远处全身沐在暖灯光下玩闹的顾安和布丁,得亏顾安精力好,他嘛,不太吃得消。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8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宇宙最高悬赏令》《王与吸血鬼侍从》《蠢东西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