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也不伤心。”寸头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

“没什么好伤心的,你们既然把关家翻了个遍那就应该知道他们在养鬼,也知道我就是他们准备养的下一个鬼。”关衡笑了一下,但是很快收敛了笑意。

寸头被他的笑激起了一些鸡皮疙瘩,他一下子就想起那地下的那块黑色木牌。

“额…是这样,我们确实找到了那个东西,你早就知道他们要杀你?“寸头问道。

关衡坦然的点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姜简道:“是的,我偶然知道的,所以我一直想赶紧离开关家。”

“关耀是自杀的。”关衡走的时候寸头突然道。“死的很奇怪,不像是人可以做到的。”

关衡拉着姜简脚步不停,回答他的话飘在空中:“不是人,那有可能是鬼阿。”

离开警局的时候姜简让他先上了车,自己转身离开了。

关衡歪着头靠在车窗上半眯着眼,慕色沉沉中姜简从远处而来,他突然想起一首诗,那是姜简晚上抱着他睡觉前给他念的:

我的孤独,在极度的光亮中绵延不绝,化为火焰,双臂漫天飞舞仿佛将遭海难淹没。

越过你失神的双眼,我送出红色的信号,你的双眼泛起涟漪,如靠近灯塔的海洋。

姜简上了车,把手上的东西塞到关衡的手里,那是一杯温热的褐色的奶茶。

关衡接过去,朝姜简微微一笑,像是沁了蜜糖。

车在路上驰骋,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了车,路边有一家医院,关衡撇头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跪坐在地上被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拉扯,女人紧紧抱着肚子,嘴里正嘶吼着什么。

关衡喝了一口奶茶,嘴里咀嚼着珍珠,眼神冷漠的看着那个女人。

女人抱着肚子哭喊着,她像个提线木偶被人拉着往医院扯去,痛哭之中就看见了一双冷漠的眼睛,她大张着嘴巴,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眼神怨毒。

绿灯亮了,姜简踩了一脚油门就把那女人甩在了身后。

落日的余晖和着微风洒在车里。

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回家吗?”

另一个声音带着些许欢快,回答道:“嗯!”

作者有话要说:对,没错,完结了。

下一本,我的邻居有点奇怪,或者溺光。

欢迎继续瞅瞅。

☆、作者碎碎念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37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宇宙最高悬赏令》《王与吸血鬼侍从》《蠢东西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