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兔 > 耽美宠文 > 杂役的掘起(催眠) > 【】(神雕-郭襄篇)

2020年2月3日

嘉兴,南湖。

九月将至,此地仍是终年烟雨朦胧,使那迷人景色更添三分古雅,文人雅士

依旧把酒谈欢。

但见一名靓丽女子头戴斗笠,骑着一匹俊壮青驴走在大街上。

纵被烟雨轻淹,亦未遮挡大道彼端,于那湖畔四起的夺目灯火。

有曰:

一路驱走至烟雨楼门外,女子轻盈一跃已是下驴,卸下斗笠。

但见女子眉目娇美,神姿秀丽,娇俏容颜间那份天真无邪已是淡薄,灵动双

眸亦是教四周登徒浪子不敢靠近。

一衫劲装配上那貂裘以及腰间配剑,女子此刻倒也有着三分英气。

「嘿嘿,打哪来的美人儿?」

甫踏楼内,一名壮汉正手持酒坛,脚步踉跄地直往女子位置靠近。

「咱熊勇寨正缺个寨主夫人,美人儿便从了我吧!」

壮汉说罢,已是伸掌欲将女子抓搂入怀。

然而,只见女子只手翻抓,彷佛变戏法般一搭一推,壮汉那八呎多的巨躯竟

已浮空飞出,翻摔酒楼之外!

「哎哟喂呀!特么的小娘皮,敢戏耍我熊霸,不知死活!」

翻身站起,壮汉熊霸已是直扑女子,欲要擒拿在怀。

但见女子头也未回,返掌屈起那玉葱纤指,隔空轻弹,竟是激起刺耳嗤鸣。

呯的一声,熊霸身子犹如浑身僵硬般动也不动,直挺挺的停于原处。

再望女子,已是轻推右掌,其纤手竟已挥出急风似的闷响,一拳已把熊霸往

后推飞,送至那细雨弥漫的大道中央,好不尴尬。

至此,吃瓜看戏之人已是深知此女绝不好惹。

隔空点穴,掌劲精妙,如斯奇技分明是江湖里的一流好手!

无视四周目光,女子已然解剑横置桌上,独自静坐靠湖角落之席。

「客官要些甚么?」

「一盘羊肉,一份蜜饯,两角热酒。」

「好的,女侠请!」

似已瞧见那连鞘长剑,店小二未敢怠慢,接过两碎银子已是快马办事。

纵是他见多识广,也是不敢开罪江湖儿女,甫提此剑隐泛流芒,绝非寻常之

物。

不消片刻,酒肉菜肴已是摆至桌上,持剑女子自个儿提筷拌酒,缓缓细味心

里种种。

有曰:

女子自是不知此刻已是脸泛红晕,呵气如兰的檀嘴使人怦然心动,阵阵娇媚

可人的气息直教人移不开目光。

然而,各方酒客早已被桌上宝剑以及方才技艺吓到,无人胆敢靠近。

「大哥哥,我好想你。」

两角热酒下肚,女子已是凝望摇曳湖光,独自呢喃。

此女自是郭襄。

话说当日华山论剑过后,郭襄终究难以按捺,对父母骗说游历江湖,孤身一

人寻觅杨龙二人下落。

将近一年未曾打听到任何音讯,她仍是继续游走大江南北,在辗转间已是来

到嘉兴。

踏足此地,却是勾起她心中种种,不知不觉间来到烟雨楼喝起酒来。

然而,酒入愁肠,未有使郭襄释怀,更使她深感黯然神伤。

「小二,来壶三白汾酒,一份糖霜桃条,算在下帐上便是。」

闻言,郭襄转首望向扬声之人。

但见一名身穿蓝衫,头戴布冠的年轻男子,正对她举杯轻笑。

男子不似书生,浓眉大眼,跟她父亲倒有三分神似。

「阁下是?」

「姓魏,名亮,字晨冠。同为江湖中人,我等无力惩治熊霸,实是让姑娘见

笑。」

男子正容说道,隔着桌子再对郭襄举杯致敬。

「不敢当。」

她亦回以一礼。

语毕,店小二已将酒壶送至。

「美酒赠佳人,亦赠侠客。姑娘务必接受,好让在下一尽地主之宜。」

「那么,郭襄在此谢过公子。」

酒菜既至,郭襄也未有客套。

片刻,杯酒入肚,酒意牵勾心里愁苦,使她忽感此酒再难独自下咽。

忆起心底那对神雕侠侣,更使郭襄难耐那份突然孤寂。

「……未知公子会否有意把酒谈月?」

回过神来,她已对那陌生男子作出邀请。

「谢过郭姑娘厚礼。」

魏亮回以儒雅一笑。

夕阳落下,明月悄然浮映湖中,郭襄魏亮二人就此于湖畔把酒言欢,气氛倒

也欢愉。

你言我语之间,郭襄话框子也随酒水下肚逐渐打开,已将年许闯荡江湖所遇

的种种逸事倾盆吐出。

时而惊呼,时而拍掌,魏亮虽是听多说少,亦在谈笑间提及不少江湖趣事。

酒意上涌,亦使郭襄言词间多带几分喜怒哀乐。

心底阵阵酸楚,竟使她不禁泪涌

眼眸,点点晶莹已是夺眶倾溢。

言谈间,高台一战,华山离别,往昔种种竟是难抑,争先浮现她的脑海。

直至此刻跟杨过彷如永诀,心思永无昭揭日月之时,郭襄才方知晓何谓黯然

销魂,何谓肝肠寸断!

「郭姑娘,来!你我江湖儿女,自当以酒解愁!」

「来!」

哀痛间,她跟魏亮争相豪喝,一杯过后又是一杯,只感无比畅快。

但,酒意浓,愁意更浓。

郭襄悲泪未停,不知不觉已感小杯细尝未能尽情,竟是倾壶尽喝,魏亮却也

未有劝阻。

半晌过后,郭襄只感口涩目酸,已是醉眼昏花,天旋地转。

「郭姑娘…………郭


状态提示:【】(神雕-郭襄篇)--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